首页 | 学院动态

【研究生】美术学院“游于艺”研究生系列讲座

发布时间:2017-05-17  浏览:

2017329日,讲座于晚上18:30在美院C楼大会议室顺利开讲。这次讲座的主讲人为硕士研究生贾晓玲,她的题目是《浅谈“字须熟后生”》,吸引了许多对此感兴趣的同学前往听讲座。所谓“字须熟后生”是指“画与字各有门庭,字可生,画不可不熟。字须熟后生,画须熟外熟。”。这一理论由董其昌在《画旨》中提出,他将“生”与“熟”作为一种审美标准引入书画理论当中。本讲座就“生”与“熟”其自身的丰富含义,进行分层论述,并逐层深化,他以辩证的方法探究“生”与“熟”在书法艺术中交替转化的关系。贾晓玲同学深入浅出的将此次讲座主旨传达给听众,现场同学都感到受益良多。我们希望“游于艺”系列讲座可以给同学们带来更多的思考及创作上的灵感。更多讲座,敬请期待。

 

       2017年3月31日,讲座于晚上18:30在美院C楼大会议室顺利开讲。这次讲座的主讲人为西方美术史硕士研究生张冠群,她的题目是《浅析米罗早期田园风格绘画》,吸引了许多对此感兴趣的同学前往听讲座。  家乡轻快的语言与民间艺术传统,对米罗早期绘画风格有着深刻的影响,同时受到当时最有影响力的野兽派、达达派的思想熏陶,造就了米罗独特的艺术语言,而这种语言从未失落与大自然本身的呼应,每一根线条与每一块颜色,都拨起了大自然深邃的和弦,融入了故乡大地本身的含蕴。绘画很自然的回到他童年的村庄,在每个形象中,都糅合了梦幻色彩与美妙的孩提真率感受。产生了米罗早期极富装饰性与独特艺术形象的作品,如《农场》、《农民之妻》、《葡萄园与橄榄林》等美术史上难得的杰作。

       张冠群同学图文并茂的将此次讲座主旨传达给听众,现场同学都感到受益良多。我们希望“游于艺”系列讲座可以给同学们带来更多的思考及创作上的灵感。更多精彩讲座,敬请期待.

       2017年4月5日,讲座于晚上18:30在美院C楼大会议室顺利开讲。这次讲座的主讲人为中国美术史硕士研究生蔡有信,他的题目是《从董其昌到王原祁——山水图式从自由整合到保守规范的变迁》,吸引了许多对此感兴趣的同学前往听讲座。晚明时期,在“心学”影响下,董其昌对古人山水图式进行创造性整合,借以进行笔墨的自由表现,对山水画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明清易祚,王时敏等人致力于树立“画学道统”,对前人图式进行保守地规范,山水画中的自我表现因素受到抑制。王原祁在师古方式上向董其昌回归,但并不彻底。四王之后,正统派后学陈陈相因,最终走向没落。讲座一开始现场的气氛就十分的活跃,主讲人主要依据董其昌、王原祁以及黄公望的典型性作品,进行对比解析,一一细致讲解,为我们梳理了它的源头,它的变化,并加入了个人的阐发,对山水的图式进行了分类。激发了同学们浓厚的兴趣。蔡有信同学图文并茂的将此次讲座主旨传达给听众,现场同学都感到受益良多。

2017年4月7日,讲座于晚上18:30在美院C楼大会议室顺利开讲。这次讲座的主讲人为书画美学硕士研究生王宇,他的题目是《诗学与书学——  宋四家诗学观点与书法理论》吸引了许多对宋四家感兴趣的同学前往听讲座。王宇同学以图文并茂的形式,精心准备的稿件,将此次讲座主旨传达给听众,现场同学都从王宇同学的讲座中受益良多,让同学们对宋四家的书法和他们的诗歌艺术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

我们希望“游于艺”系列讲座可以给同学们带来更多的思考及创作上的灵感。更多精彩讲座,敬请期待。

     2017年4月7日晚上6:30,由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研究生举办 的“游于艺”系列讲座,于美院C楼大会议室如期进行。本场讲 座由研究生郭振宇为大家讲述宋代书家吴说,“吴说生卒年考略及其书 法述评”。相对于「自成一家始逼真」的北宋书坛,刚刚经历巨变的南宋 初期人们尚处于惊魂未落的状态,书坛仍在一片萎靡的氛围中徘 徊。然而在如此羸弱的南宋初期,书坛尚不乏大家。吴说可称得 上鹤立鸡群,高宗对其推崇备至,曾在《翰墨志》称:“绍兴以 来。杂书游丝书,惟钱塘吴说。”。然吴说生卒年文献并无明确 记载,郭振宇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梳理,分析其书法风格的形成与发展,为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南宋书家----吴说。

 

2017年4月10 日,讲座于晚上17:00在美院C楼大会议室顺利开讲。这次讲座的主讲人为美术学硕士研究生孟珍珍,她的演讲题目是《王道士与莫高窟漫谈》,吸引了许多对莫高窟、敦煌和佛学相关知识感兴趣的同学前往听讲座。 第一节,王道士与藏经洞去过敦煌,到过莫高窟,一定都听说过王道士,为什么?因为是他发现了藏经洞,这个洞穴里藏着中世纪大量珍贵的遗书绢画,而敦煌干佛洞有个藏经洞的消息很快引起了西方探险家的注意。很快,英国籍的匈牙利人斯坦因,法国伯希和相继踏来,对藏经洞中的文物进行一番又一番的掠夺,以上是文章讲的第二节和第三节。第四节是清政府最后的保护,其实到那时最珍贵最无价的文物已经寥寥无几了。这就是本次讲座的基本内容,文章的题目为什么用王道士昵,因为这一切似乎都是由他开的头,如果没有他发现藏经洞,后面的事情也许又是另一番结果。

       通过孟珍珍同学的讲解,让在场的同学们对莫高窟的发现,发展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,对莫高窟内部的古籍文物的丢失和损毁感到非常的痛心。在场的同学积极向孟珍珍同学提问,孟珍珍也对相关问题予以解答,现场气氛非常活跃。游于艺”系列讲座即将接近尾声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积极参与。接下来的内容也很精彩哦。

 

      2017年4月11日,讲座于晚上18:30在美院C楼大会议室顺利开讲。这次讲座的主讲人为外国美术史硕士研究生王群怡,她的题目——美学造就的一个错误命题:“白色”古希腊。吸引了许多对此感兴趣的同学前往听讲座。提及古希腊,其艺术瑰宝大理石雕以它无限的魅力塑造了整个古希腊的纯白世界。然而,这样圣洁、高雅的“白色”文明也并不是从开始就得到人们的审美认同。温克尔曼,作为第一个发现古希腊之美的学者,引领世人走进了纯净、和谐的乌托邦式的古希腊,也让人们普遍接受了古希腊文明即“白色”文明的看法。然而,近年来的一项研究打破了我们对以往的认知,它向我们表明古希腊文明并非是温氏笔下的白色文明。与之相反的,它却拥有着绚烂多姿的色彩。

 

        讲座一开始现场的气氛就十分的活跃,主讲人首先为我们梳理了白色古希腊的源头,它的变化,并加入了个人的阐发,对其进行深入的讲解。激发了同学们浓厚的兴趣。

        王群怡同学图文并茂的将此次讲座主旨传达给听众,现场同学都感到受益良多。

 

2017年4月12日晚上6:30,由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研究生举办的“游于艺”系列讲座,于在美院C楼大会议室如期进行。本场讲座由书法篆刻理论专业研究生赵冲为大家讲述《嘉万时期士人眼中的篆刻——以詹景凤的篆刻取舍为例》。晚明以降,自文彭亲自参与篆刻的实践之后,一时各地印人纷纷涌现。詹景凤作为徽州文人的代表,也参与到了这项活动中来。其同乡好友何震,詹濂都得到了他的提携帮助,成为当时赫赫有名的职业印人。但当人们在谈论那个时期时,只知詹景凤在诗文、书画等方面富有声名,知其以书法为高,又以草书成就最为突出,但对詹景凤本人的篆刻却知之甚少。而赵冲以詹景凤的篆刻取舍为例,从新的视角和参照角度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那个时代的篆刻。